您所在的位置: 首頁(yè)> 頭條快遞

姚謙:在藝術(shù)收藏中“閱讀”更廣闊的世界

頭條快遞 頭條快遞 2021-03-26 08:47

原創(chuàng ) 愛(ài)收藏的 iWeekly周末畫(huà)報
姚謙有三重身份:創(chuàng )作人、音樂(lè )產(chǎn)業(yè)管理者和當代藝術(shù)收藏家;一以貫之的是誠實(shí),既是指面對他者的態(tài)度,更關(guān)乎自己的內心。近年來(lái)他音樂(lè )創(chuàng )作減少,以更多元的方式與藝術(shù)發(fā)生關(guān)聯(lián),并在《一個(gè)人的收藏》與《品味》中分享歷程、感受與見(jiàn)解。他認為收藏藝術(shù)應該發(fā)乎興趣、有感于中,更是一種持續的習慣和生活方式;日常生活中,他以通感之道“閱讀”藝術(shù),于反復靜觀(guān)中產(chǎn)生多元對話(huà)可能,不斷抵達審美新境界。
收藏作為一種生活方式姚謙涉足收藏在1996年,第一件藏品出自臺灣人類(lèi)學(xué)者兼畫(huà)家劉其偉之手;后者曾前往非洲旅行考察,其間創(chuàng )作了一系列寫(xiě)生作品,包括當地景觀(guān)、原住民和動(dòng)物。姚謙在當年的臺北蘇富比拍賣(mài)會(huì )上以?xún)扇f(wàn)元人民幣的價(jià)格購得該系列的《斑馬》。這是他藝術(shù)收藏的第一步,之后路線(xiàn)漸漸明朗:側重年輕的華人藝術(shù)家,獨具慧眼地早早地發(fā)現了劉小東、劉野等當代藝術(shù)家,也對徐悲鴻、常玉等大師之作有濃厚興趣;此后轉向當代藝術(shù)尤其歐洲印象派。收藏隨歲月而豐盈,眾多作品掛在家中書(shū)房,每日景觀(guān)已成習慣,這是他欣賞藝術(shù)的典型方式——既抵抗市場(chǎng)炒作,也為陽(yáng)春白雪祛魅,真正讓藝術(shù)回歸到日常。姚謙對藝術(shù)收藏的出發(fā)點(diǎn)在于“閱讀”更廣闊的世界——他在不同論壇、活動(dòng)講演中使用“閱讀”這個(gè)詞,將其擴展解讀為自身藝術(shù)收藏和鑒賞的核心,正如瑪麗埃尓-馬瑟在《閱讀:存在的風(fēng)格》所做的建構,他以此演繹一個(gè)創(chuàng )作人和讀書(shū)人最本真的生活理念,其中包含了求知欲、對文字的執念和互動(dòng)等多重意味,但首先意味著(zhù)一種生活方式:“就像文學(xué)或旅行,藝術(shù)收藏也是閱讀世界的一個(gè)方法。我以前充滿(mǎn)好奇,就透過(guò)藝術(shù)一點(diǎn)點(diǎn)擴展內心世界的版圖……”
當然收藏對他而言也意味著(zhù)當前生命周期的轉向——近年他較少創(chuàng )作音樂(lè ),一來(lái)對當前數字音樂(lè )環(huán)境有所洞察,面對商業(yè)壓力努力保持誠實(shí)創(chuàng )作的底限;二來(lái)在嘗試生活可能:“工作或者理想固然難以割舍,但50歲之后我決定放下很多東西,把時(shí)間主權拿回來(lái),去閱讀、旅行和藝術(shù)品的搜集,做一些我想做的?!?/span>姚謙的收藏之旅以按圖索驥的方式展開(kāi),要不要收一件作品,會(huì )先去搜尋創(chuàng )作者的資料,了解他(她)生活的時(shí)代和環(huán)境,甚至考慮去創(chuàng )作地旅行,在激活更大的興趣之后才去收藏。漸漸的,他以收藏打造出屬于自身的美術(shù)史體系,并生發(fā)出獨家之見(jiàn)。今年因為疫情關(guān)系,他在網(wǎng)上拍了幾件小作品,包括兩位歐洲女藝術(shù)家的印象派畫(huà)作,“意外地發(fā)現一些美術(shù)史上的性別差異,印象派整體有點(diǎn)男性主義,但女印象派藝術(shù)家的創(chuàng )作在細節上有動(dòng)人的情感力量?!?/span>
具有打動(dòng)內在的力量以及作為力量生發(fā)源的核心精神,正是姚謙收藏作品的標準之一,另外一個(gè)則指向潛力股:“比如我認識一些年輕當代藝術(shù)家,從他剛離開(kāi)學(xué)校一直到成長(cháng)、成名,跟隨對方每次進(jìn)展和變化,一起感受閱讀這個(gè)世界?!钡珰w根結底,藝術(shù)品吸引他的原因只有一個(gè),“就是跟生命對應的可能性”。這關(guān)乎姚謙對于藝術(shù)本質(zhì)的理解,不管何種方式的藝術(shù)殊途同歸,都發(fā)源并喚醒生命體驗。2017年,他攜手他們在島嶼寫(xiě)作系列紀錄片《逍遙游·余光中》執行導演徐浩軒、音樂(lè )人陳粒等拍了紀錄片《一個(gè)人的收藏》,打通繪畫(huà)、音樂(lè )、文學(xué)的壁壘,既呈現當下收藏業(yè)態(tài),更旨在收藏的本體論,探究多樣化的藝術(shù)如何與人的生活體驗相互生成。
關(guān)于這一點(diǎn),他自己現身說(shuō)法,說(shuō)起和音樂(lè )的緣分即源自童年經(jīng)驗,記憶云煙飄至55年前:“在我讀幼兒園階段,做裁縫師傅的母親,在夜晚工作時(shí)習慣放黑膠唱片,用爸爸自己組裝的音響,有時(shí)兩三張黑膠唱片輪流放,都是流行音樂(lè )……這多少跟我后來(lái)的工作有點(diǎn)關(guān)系?!蓖昊蛟S也深層影響了他后來(lái)的創(chuàng )作觀(guān):“創(chuàng )作音樂(lè ),當然要有大量閱讀和寫(xiě)作才華,但只有擁有體驗,才能轉化素材去書(shū)寫(xiě),否則很容易掉入無(wú)病呻吟或者故作姿態(tài)?!?/span>
和自己的內心對話(huà)姚謙追憶往事時(shí)有一種普魯斯特的細節感,他繼而說(shuō)起自己最喜歡的兩個(gè)家居空間:“一個(gè)是客廳圓的餐桌一旁,因為是一樓,外面有個(gè)院子,雖然不大,但到季節就有該開(kāi)的花,我喜歡在這個(gè)餐桌旁看書(shū);到晚上就回到樓上書(shū)房,一面是落地窗,另外一墻是畫(huà),我把窗簾拉上就坐在那里看畫(huà)……”對他來(lái)說(shuō),這種欣賞畫(huà)的方式是一種生命的靜觀(guān),也是和自己內心的對話(huà)。但如果有客人來(lái)訪(fǎng),他也很樂(lè )意開(kāi)展另一番分享和對話(huà),講述藏品故事和收藏過(guò)程,每張畫(huà)背后自己的“閱讀”——迄今為止,他最喜歡的作品還是常玉那個(gè)小尺寸的畫(huà)作:“目前記錄中常玉作品中最小的一張油畫(huà),畫(huà)的是菊花。我收藏的第二年就買(mǎi)了,當時(shí)也不貴,一直都跟著(zhù)我,放在房間里?!甭?,他也會(huì )分享對藝術(shù)本質(zhì)的理解:“藝術(shù)應該有啟發(fā)和療愈性,讓你自己有更開(kāi)闊的思維本身也是療愈;另外生命在世界上本身就是孤獨的,透過(guò)藝術(shù)可以知道‘吾道不孤’。在感知和理性上,我覺(jué)得這是藝術(shù)的任務(wù)?!?/span>
更多時(shí)候,當他獨自面對琳瑯的藏品,是在和創(chuàng )作者和作品交流:“藝術(shù)本身就是對生命的觀(guān)照,好的作品值得反復再三去欣賞,越看越有感受,逐漸對應到作者想給你的東西,甚至產(chǎn)生屬于你自己的感應?!彼?,他反對將藝術(shù)品丟進(jìn)倉庫的炒客行為,認為藝術(shù)品就應該放在日常生活空間內,讓對話(huà)每天都在私有時(shí)間不間斷發(fā)生。
回到這個(gè)角度,姚謙再一直強調,藝術(shù)收藏和文學(xué)閱讀、旅行一樣,是自己“消磨生命”的方式。他已然在《一個(gè)人的收藏》中呈現了眾多現象,表達了精辟見(jiàn)解,但還是不吝對試圖入門(mén)的藏家給出寶貴建議:“收藏不能一時(shí)興起,也不是要給自己增添一張名片或加一個(gè)頭銜,更應該是一個(gè)與自己內在的對話(huà)。因此,當你收作品的時(shí)候,一定要思考:愿不愿意來(lái)來(lái)回回一直去閱讀它,如果你覺(jué)得是,那這個(gè)作品就值得你收藏?!?/span>
對于藝術(shù)市場(chǎng)逐利的投資行為,他有著(zhù)理性的觀(guān)察和判斷:“藝術(shù)收藏絕對不是為了累積財富,其實(shí)從藝術(shù)投資中獲利的很少,而在精神思想上獲利的,那倒是真的有?!彼偸钦佌佁嵝研碌氖詹卣咭肭宄康氖鞘裁?,而不管如何,他自己的“目的”已經(jīng)達到——在忠于自我的旅途中,廣闊世界的大門(mén)正通過(guò)藝術(shù)品一扇扇次第打開(kāi)。
監制—Carrie Cao
編輯—Giselle
撰文—Lewis
攝影—Rosen Chang
妝發(fā)—kazuki Ichinose
拍攝助理—Mor Tseng
原標題:《姚謙:在藝術(shù)收藏中“閱讀”更廣闊的世界》

相關(guān)推薦